16
2022
06

揭秘苹果工会斗争:零售店员工为何惨遭打压?

发布日期:2022-06-16 11:19    点击次数:162

访问:

苹果在线商店(中国)

然而,苹果首家工会化零售店的努力遭遇了暂时性失败,从中也许能够看出工会组织在科技行业面临的艰难前景。

零售店工会受挫

西德尼·罗兹(Sydney Rhodes)是苹果亚特兰大零售店的一名员工,她正带领该门店员工成立工会。但是,她现在越来越感到沮丧。她坐在亚特兰大苹果门店对面的一个酒店会议桌旁,听领导训话。她的上司向12名同事建议,他们应该为自己比其他零售员工的工资高而感到庆幸。

就在苹果亚特兰大零售店投票决定是否加入美国通信工作者工会(CWA)之前,罗兹的上司本月在一次场外会议上提出了一系列反对论点,其中之一就是苹果为零售员工开出的薪酬更高。罗兹今年26岁,是一名工会组织者,她认为Apple Pay的时薪比其他商店高出大约4美元,这还不够。

工会组织者罗兹

在最近得到升职前,她在两份兼职工作之间来回奔波,养活自己:一份是帮顾客使用iPhone,另一份是把亚马逊包裹送到联邦快递夜班的装载箱里。她支持成立工会,因为她认为工会可以提高时薪,为大部分时间在兼职的员工增加全职机会。

今年4月,罗兹对工会的拥护促使该店100多名员工中70%的人支持进行工会选举。但是,当她的上司在喜来登酒店的晚餐上反制这项工会努力时,她能够感觉到这种支持开始动摇。

“不论什么时候,只要有人问我一个问题,”她表示,“他就会提出一个工会根本不适用我们的观点。”

这次谈话切中了一场影响全美272家苹果门店劳资之争的要害。在以优美的建筑设计和礼宾式的技术支持重新定义零售业二十年后,苹果正在对抗该行业的一股最新趋势:工会组织。

罗兹和她的同事们原本有望在本周四成为第一个投票决定加入工会的苹果门店,但是在上周晚些时候,他们暂停了选举。工会领导人称,位于马里兰州陶森和纽约市中央车站的苹果门店预计仍将在未来几周举行投票,另外还有20多家门店表示有兴趣成立工会。

苹果的反制措施

这场劳工运动令苹果高管感到担忧,他们正努力培养员工和顾客对苹果的热爱。工会可能会终结苹果20年来通过愉悦的销售人员叫卖售价高达1000美元的手机,为苹果品牌增光添彩的历史。苹果还表示,工会还可能增加运营成本,阻碍新产品的推出。

苹果已经聘请了就业律师事务所Littler Mendelson,来削弱这场工会运动。它还为门店经理们提供了谈话要点,包括成立工会可能会导致促销活动减少和工作时间不灵活等。上周,苹果高管敦促员工不要成立工会,并表示将把时薪从20美元提高到22美元。

“我担心这将意味着把另一个组织安插在我们的关系之中,这个组织对苹果或我们的业务缺乏深入了解。”苹果零售业务和人力关系主管迪尔德丽·奥布莱恩(Deirdre O’Brien)本周在一段视频中称,这个视频被发送给了苹果大约6.5万名零售员工中的许多人。

苹果零售主管奥布莱恩

苹果发言人乔希·罗森斯托克(Josh Rosenstock)拒绝让奥布莱恩和坎伯兰门店经理亚历克斯·伯罗斯(Alex Burrus)接受采访。苹果坎伯兰门店距离亚特兰大市中心约10英里。持观望态度或反对工会的员工也不愿接受采访。

罗森斯托克在一份声明中说,苹果为零售员工提供了许多福利,包括医疗保健、学费报销和家庭假。“我们非常重视他们给苹果带来的一切。”他说。

为何成立工会?

尽管在线订单削弱了苹果门店的重要性,但苹果对零售员工成立工会的要求进行了反击。科技研究公司Loup Ventures的数据显示,苹果约6%的销售额来自零售门店,大约是疫情前的一半。

虽然门店在财务上的重要性正在下降,但罗兹等员工将他们视为苹果与更广阔世界的实体连接。她开始在苹果工作是因为她喜欢它的产品, 唐山中北冶金有限公司16岁时用在麦当劳打工赚的钱买了第一部iPhone。她迷恋上了苹果,收看长达数小时的产品发布会,以满足对“他们的工作方式”日益增长的兴趣。

罗兹称,当疫情暴发时,她很感激苹果是第一批让员工回家的公司之一。坎伯兰门店当时的经理弗兰克·霍华德(Frank Howard)表示,门店的员工在几个月时间内没有被要求做任何工作,而且工资照领。后来,苹果向他们提供了一台电脑,要求他们提供远程销售和技术支持。

“我们经历了新冠疫情,你们都赚了很多钱,”罗兹指的是苹果,该公司在2021财年的利润增至950亿美元,比疫情前的上一个财年增长了71%,“为什么我们不能得到更多的报酬?”

德里克·鲍尔斯(Derrick Bowles)是罗兹在亚特兰大的同事,他正在收听一段关于亚马逊阿拉巴马州贝塞默仓库成立工会的播客。作为一名天才吧技术人员,他的工资增幅被限制为2%,不足以跟上通货膨胀的步伐。经过计算,扣除通货膨胀因素后,他每小时的收入减少了15美分,于是他联系了CWA,并开始组织工会运动。

罗兹与鲍尔斯(右)

鲍尔斯首先招募了经验丰富的同事。他已经在苹果工作了10年,最熟悉苹果是如何减少对零售业务的支持的,例如苹果曾在2010年租用整个保龄球馆举行派对,但是这种福利随后被背包等圣诞礼物所取代。鲍尔斯说,有一年,员工们收到了一份写在厚卡纸上的苹果零售信条的印本和一件T恤。

“第二年,我们啥圣诞礼物也没收着。”他说。

罗兹说,她一开始对工会存在怀疑,但后来产生了好感。她最近获得了晋升,拿到了一份全职工作,时薪26美元,但这是在一名有14年工作经验的同事离开之后才获得的。她的大多数同事都是兼职,每周工作不到30个小时。她认为工会可以帮助创造更多的全职工作机会。

他们起草了一封信,概述了想要实现的目标,包括公平薪酬、职业发展机会、改善福利以及在与新冠肺炎相关的安全政策中拥有更大的发言权。他们就员工是否应该举行工会投票进行了调查,并得到了两倍支持。之后,鲍尔斯分发了写着“同心协力”的红色腕带。

“同心协力”腕带

鲍尔斯称,今年5月,门店经理加大了反击力度,他们在休息室里张贴了一封来自中央车站门店一名员工的信,该员工表达了对工会的反对。

“我们不是亚马逊仓库,不像他们在疫情期间没有病假或上厕所的时间,”该员工写道,“我们不是人手不足的星巴克。”该员工表示理解人们要求“更多资金”的呼声,但“工会不能提供任何保证”。

根据一份提交给美国国家劳工关系委员会的投诉,公司经理们还在早间员工简报中发表了反工会言论。鲍尔斯在发给记者的一份关于早会的声明中说,苹果“把黑手伸向了工会选举”。

员工分化

这些压力让员工们产生了分歧。最近一个周日的晚上,在苹果坎伯兰购物中心门店,约有15名员工身穿印有白色苹果标志的蓝色T恤,陪同顾客浏览一排排五颜六色的表带,但是没有一个员工戴着“同心协力”的腕带。

在苹果亚特兰大门店员工对工会的支持开始动摇之际,陶森和纽约的工会领袖说,他们仍然可以在选举中获胜。他们指出,亚马逊仓库工人在贝西默(Bessemer)的类似努力失败了,但随后在斯塔顿岛的工会选举又成功了。

“这不是《星球大战》,反抗者赢了,事情就完美地解决了,”工会组织者戴维·迪马利亚(David DiMaria)称,他代表国际机械师与航空航天工人协会为陶森门店的员工提供建议,“我们感谢亚特兰大门店提供的所有信息,让我们知道会发生什么。我们仍然感觉很好。”

罗兹称,就在投票将要举行的几天前,新冠肺炎通过坎伯兰购物中心的一些员工传播开来。苹果没有对疫情的暴发发表评论,该公司要求员工在店内里佩戴口罩。罗兹希望这次挫折能提醒同事们工会可以提供的价值,工会能让他们在与健康有关的决策中拥有发言权。

不到24小时后,工会组织委员会决定暂停投票。工会组织者在一份声明中指责苹果的活动制造了一种恐惧和胁迫的环境。鲍尔斯说,他没有放弃他的工会运动。

亚马逊成立首个工会

在苹果亚特兰大门店尝试举行工会选举前,亚马逊的仓库员工已经发起了类似努力,过程也是一波三折。

2021年4月,美国零售、批发和百货商店工会(RWDSU)试图在亚马逊贝塞默仓库举行首次工会选举。结果,亚马逊取得大胜。在那次选举中,反对成立工会的票数达到了支持票数的两倍多。然而,美国国家劳资关系委员会在去年11月认定,亚马逊不当干预了这次选举,于是命令该仓库重新举行投票。在第二轮投票中,反对票稍多于支持票,但有一些选举的有效性遭到质疑,结果仍受到挑战。

亚马逊已成立首个工会

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当时在股东信中表示,虽然亚马逊在投票中获胜了,但是应多关注公司的工人福利。

但是在今年4月,亚马逊斯塔顿岛JFK8仓库的数千名员工投票决定成立工会,成为美国第一个成立工会的亚马逊仓库。而且,亚马逊斯塔顿岛第二个仓库的员工也在考虑是否成立工会。

除了苹果和亚马逊,咖啡巨头星巴克也面临不断升级的工会斗争。由咖啡店员工组成的星巴克工人联合会(Starbucks Workers United)已经提出了几十份投诉,指控该公司解雇寻求组建工会的员工,并阻碍工会化努力。星巴克则指控工会组织者在一些门店欺凌和恐吓员工及顾客,以推动更多门店加入工会。

AAB

相关资讯
热点资讯


Powered by 新乡市新轻机械有限公司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22 版权所有